欢迎进入雅凯仕集团官方网站

公告:
意大利移民说明会..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雅凯仕快讯 >

6月超3900位移民入籍加国 上半年已迎12万新移民

来源:未知 2014-07-09 16:37 http://www.eycans.com 点击:



  

        联邦公民暨移民部长亚历山大30日表示,单是6月份,便有来自世界125国家、逾3900位加国永久居民,参加士嘉堡地区的入籍典礼、宣誓成为加国公民。

 

  部长亚历山大指出,移民法案的改革有助于将申请公民的等候时间缩短于一年之内,更能在2016年4月之前,使积案减少80%。

 

  亚历山大认为,这些数字说明政府协助移民成为公民的计画成效良好,有效协助民众一圆移民加国梦想。他强调,近来联邦政府致力改革移民法案,就是要进一步减低移民的等候期,如此更能加速移民成为公民的时间。

 

  根据联邦移民部统计资料显示,自2006年以来,已创加国移民史上移民纪录,每年有逾25万移民前进加国;今年截至目前为止,便已迎来逾12万名的新移民。

 

  2014年6月19日「强化加国公民法案」成为法律,联邦公民部认为,该项新法强化公民体系尊严,减低申请公民案件的处理时间。
 

  联邦公民暨移民部长亚历山大指出,华人聚居的士嘉堡地区,6月份便迎来将近4000名新公民。

 

  联邦公民部资料透露,2014年前半年,华人聚居的士嘉堡地区便有3万800人宣誓成为公民。

 

  亚历山大表示,公民人数增加显示有更多民众愿意承担起公民的责任与义务,也表示认同加拿大的价值,同时也体现政府努力缩短申请公民案件的等候时间。

 

  加拿大移民故事:"不会再回去了"

 

  移民的人千差万别,移民之后的生活也各有各的幸福与辛酸。本文聚焦了4个移民的生活场景,你从中看出了什么?

 

  中国副教授

  下午五点,他下班后去儿子的店里补货。他放弃国内副教授的工作,九十年代出国从头开始,带着一双儿女和妻子读完硕博。儿子从这边上的初中,还是像传统的中国家长承担了他的大学学费,毕业后给他买了个咖啡店经营。

 

  “那个时候出国的人少啊,还不都逮着机会就走了。”

 

  “您是怎么确信国外的生活会比国内好的呢?”

 

  “那个时候小女儿是二胎,偷偷生的,放在农村和奶奶住,朋友们都不知道——出国对于我们一家来说就是一家团圆,一家团圆就是比原来好。”

 

  “出来之后和之前预想的差距大么?”

 

  “那时候觉得出国是出人头地的事儿。当时一个月八百块钱工资,一个学院里才有一个计算机,黑白的只能输入文字的那种,出国每年拿的全额奖学金是工资的好几倍,美国当时的大学图书馆里就已经有彩色电脑了。当时国内还是明显落后的,现在不一样了,想挣钱反而要留在国内,出来就图个食品安全空气质量,还有些怕国内人情关系的人图个清静。”

  菲律宾女人

  下午三点,市中心咖啡馆门外。她是菲律宾人,来加拿大八年,嫁了白人丈夫,现在半工半读,丈夫待业在家,公公是加拿大位高权重的政府要员,一共五个孩子,生了三个混血,刚刚下班。

 

  “你是为了你丈夫才移民的么?”

  “当然不是。为了给我自己和我的孩子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什么是更好的未来?”

  “比方说工作,在菲律宾找工作,女生必须穿迷你裙,最漂亮的才会被雇佣,无论职业。所以一般到了三十多岁,妇女是找不到什么工作的。这里不一样,虽然我还是会因为不会法语和很多工作失之交臂,但是这里找工作相对公平得多。我二十多岁就一个人来到加拿大,我在这个国家非常幸福。”

 

  “家人呢?”
 

  “十九岁时的婚姻让父亲很失望,把我的人生否定了,不给我钱,也拒绝跟我说话。可是当我去了加拿大,即使拿的法定最低工资也可以寄很多钱给家里,还把妹妹带了过来——下个月我妹妹就可以来加拿大了,即使很可能经历我以前的坎坷。总之父亲对我改观很大,我在加拿大拥有的一切赢得了他的尊重。”

 

  “以前的什么坎坷?”

 

  “我来加拿大第一年在卡尔加里,在沙发上睡了四个月,还要每个月五百刀“房租”。虽然现在也没有什么钱,但加拿大是一个不需要很多钱就可以过得不错的国家。”

 

  “你爱你的国家么?”

  “我依然爱我的国家。但是我不会再回去了。”

 

  失婚妇人

  晚上八点,社区街道边开得最显眼的花田旁站着一个戴草帽的妇人。她婚姻失败后独自从委内瑞拉带着年幼的女儿来到加拿大,已经三十多年。二月份刚刚退休。

  “二十多岁带着女儿独自来到加拿大半工半读很不容易吧?”

  “当你意识到你跟过去的土地完结了的时候,你就有勇气面对了,实际上,你不得不,眼前这片土地就是你的命运了。”

 

  “有什么老人之言么?”

  “年轻的时候一定要做好理财计划。我快四十岁才开始为政府工作,但退休金的要求是为政府工作三十年以上,现在经济不景气,政府裁掉了四分之一的员工,我二月时也没能幸免于难——如果撑得过这两年,我本来是可以拿绝大部分的原本工资做退休金的。”

 

  “会想回委内瑞拉过晚年么?”

  “不,女儿就是我的全部了。过两年会把房子卖了,找一个离女儿近的小村庄养老,就这样。”

 

  香港人

  他叫自己中华民族的香港人,英国移民,港大本科,美国名校硕博六年,加拿大工作,刚刚三十岁。

  “英国护照对我来说只是让旅行容易一些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走学术这条路本来就是哪里有工作去哪里,我并不在意是哪个国家。”

  “我爸妈还都在香港,而且一辈子打算都在香港。”

  “香港移民潮五六十年代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