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雅凯仕集团官方网站

公告:
意大利移民说明会..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走进加拿大 > 加国风情 >

“小政府”与“大社会”:中国加拿大大不同

来源:未知 2012-01-31 23:04 http://www.eycans.com 点击:



唐骏学历造假的风波可谓是近期最热的新闻,它不仅引起大陆网民的“围剿”,也在海外华人世界引起广泛讨论。其实,“唐骏门”仅是中国众多造假事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而已。

从“打工皇帝”唐骏,到“神医”张悟本,再到被众名人捧上神坛的“仙人”李一,无不让我们感到惊叹,如今的中国是否已经进入骗子狂欢的时代。最令人讽刺的是,唐骏西太平洋大学校友禹晋永,先用虚构的光环为自己包装获利,然后被曝光后还嚣张地继续“忽悠”,威胁要将揭露他的人送进监狱,并热闹地开展维权的新闻发布会,简直是人间闹剧。

骗子横行的现况,激凸式地反映了中国社会诚信体系迅速崩溃的现况。如果要从深层次看,诚信危机跟历史和文化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尽管我们总说,诚信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但这种美德并未融入中国人的国民意识。长期的封建社会和人治使国人崇尚本位利益,宽于律己、严于待人,凡是合乎本位利益的,都是正确的。

其实在很多人的心里,始终把诚信视为中国当今最重要的品质,但实际上大家却做不到,比如学生代人签到、白领简历灌水、商人以假乱真、学者论文抄袭等,大家总认为“恶小而可以为之”。

中国目前处于一个思想混乱的年代,社会中没有主流价值观,没有强势而正确的观念,旧的价值观和秩序已经被推到、新的价值观还未建立,所以大家都按照利己的角度去诠释道德和规范。中国文化自古提倡仁和爱,缺乏契约精神。这种善良和宽容有时容易泛滥成灾,因为它无法阻止作恶。

加拿大是契约社会,法制和信用是加拿大人尊崇的普遍价值观。契约和信用使社会变得简单,社会运营和企业经营风险成本降低。契约和信用是加拿大多元社会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稳定文化。

斯宾诺莎曾说:“害羞是畏惧或害怕羞辱的情绪,这种情绪可以阻止人不去犯某些卑鄙的行为。”而目前的中国社会中,大家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而一旦成功,则没有人去计较手段或途径。

此外,不能忽视的另一个主要因素是,中国缺乏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和主流价值观。

加拿大是一个多元文化社会,提倡言论自由,但大家却遵守着同一个主流价值观:尊重弱势群体、不冒犯女性、关注老人和孩子的利益、不冒犯不同信仰者等等。一个例子就是,目前多伦多市长竞选的领头羊、现任市议员罗布.福特2008年在讨论相关市政问题时曾说出了不和谐的观点:“亚洲人像狗一样工作。为了工作,他们呕心沥血,不停的工作。”其他市议员和市长苗大伟都要求福特为其用种族眼光看待问题而道歉,众多的新闻记者也迅速投入采访,但强硬的福特起初并未妥协。

作为民意代表而非官员,福特可以不受弹劾、不受任何行政力的影响,他可以不理睬市长的警告,但他却无法忽视社会和公众舆论的压力,最终大量的亚裔市民的来信抨击使他不得不多次道歉,并解释本意是赞赏亚洲人工作的敬业精神,并非歧视.

福特执行的是加拿大的“道歉文化”。犯了错,表示忏悔。一般往往也被公众接受。但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以及一个被多数人所接受的主流价值观,那福特可以自辩其言论为“个人意见”而公众亦无可奈何。但在社会舆论压力下,福特道了歉,这就等于把曾涉嫌“歧视”帽子带到了头上,要知道,当时的福特可是已经考试竞选今年的市长了。

中国骗子横行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司法总在重大问题上缺位,并在关键时刻失语。每个时代都有骗子,都有投机取巧的人,在利益的驱动下他们不惜冒险。法律应该是骗子的唯一风险,而逃脱法律的制裁往往就意味着成功。在关键时刻司法的缺位和执法的随意性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尝试钻空子,也会让更多的人对法律和公正失去敬畏,慢慢地灭民道德和良知。

当然,中国正处于历史的转型期,很难一步就走向法治,但社会的进步和变革从来都需要合力,不仅靠制度,也源于人们的道德感和意识,一个活跃的公民社会,将会促使中国尽快成长。